<dd id="ffrv2"></dd><th id="ffrv2"></th>

  • <dd id="ffrv2"><noscript id="ffrv2"></noscript></dd>

  • <button id="ffrv2"></button>
  • 自定義日期:  從   到  最多30天
    選擇瀏覽方式:

    編者按:一個記者有過一面之緣、從不亂發朋友圈的中國某省官員,前不久,突然轉發了一篇文章,題目叫《我下嫁的實用老公,拖著5個窮親戚》,這真是出乎記者的意料之外,中國官員一般都很慎重,基本上不發朋友圈。
    那么,這位出乎記者意料之外的官員,發的這篇文章,到底是寫了什么,尤其題目很是引人入勝,現在就讓我們閱讀這篇文章,一探究竟。
    結果,看了這個來自大連的真實的故事,記者流淚了,終于明白官員朋友的良苦用心。
    【一】
    必須承認,當初下嫁給喬安國,就是貪圖了他的英俊和實用。
    他家一共兄弟姐妹五個,其中一個小時候因為感冒燒成了盲啞人。我嫁給他時,我爸氣得住了院。
    我家是正宗的書香門第,爸媽都是大學教授,弟弟妹妹的婚姻都是非富即貴。我雖沒能考上大學,但中專畢業后,進國企當了會計,老公喬安國不過就是一個普通工人,沒房沒錢,還有一個殘疾的弟弟需要全家養活。
    可是,喬安國還是小喬的時候,182的個頭兒,五官帥氣逼人,身上的工作服永遠干凈筆挺,工作服里面的假領一直白得耀眼,我犯了花癡,一心追求他。
    婚后,我和他一大家子擠住在一起,日子過得雞飛狗跳。直到兒子喬樂出生后,我爸媽實在不忍心,讓我搬回了娘家。
    喬安國是家中長子,做得一手好飯,而且收拾家務堪稱專業。自從我們住回家里后,弟弟妹妹回家的次數明顯變頻,不為別的,就為喬安國張羅的那一桌好飯好菜。
    漸漸地,喬安國就成了我們家的超級保姆,大家心安理得地支使他做各種家務,那態度很明顯——你既然沒能耐賺錢,那就應該做好后勤工作。
    這其中,包括我。
    毫不夸張地說,兒子小喬從小到大,除了喂奶是我親力親為,其他一切事務幾乎都是由喬安國料理的。
    他的任勞任怨讓我們過得和睦溫馨,但唯獨一件事讓我不快,那就是喬安國對他那個窮家的牽掛。
    今天他媽病了,明天弟弟結婚,后天妹妹出嫁,大后天那個殘疾弟弟又出事了等等,總之,那個家就像一團亂線,纏在一起,理還亂,剪不斷。
    剛搬離婆婆家那會兒,逢年過節我還回去一趟,可是,隨著一次次話不投機,我索性一年也難得回去一次,誰家有喜事,我基本不到場,只出錢,不出人。
    日子久了,對于喬安國偷偷攢私房錢貼補家里這件事,我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嫁給喬安國,別人看著不般配,但我樂在其中,至少在這場婚姻里,我可以因為優越而任性。
    【二】
    更何況,喬安國是一個如此實用的老公。
    爸媽年紀漸長之后,生病住院的次數多了起來。父母每次生病,弟弟妹妹都是只出錢,不出力,我又手腳笨,全是喬安國無怨無悔地陪護。
    爸爸媽媽慢慢被喬安國感動,對他的態度也不再像從前那么居高臨下,而是越來越依賴。
    2016年爸爸病逝,他纏綿病榻4年,全程都是喬安國照顧。他提前辦了內退,我和弟妹三人樂得當甩手掌柜。爸爸臨終前,留給我一句話:“對小喬好點,咱家都欠他的。”
    爸爸走后,媽媽的身體每況愈下,片刻離不開人,我累得腰酸背疼。妹妹自己開公司,以喊我去公司幫忙為由,讓喬安國接過了照顧媽媽的重任。
     2017年11月媽媽離世時,立了遺囑,把她全部的財產和住的這套房子給了喬安國。
    去世之前,媽媽含著眼淚,對我們姊妹仨說:“我和你爸其實很失敗,你們三個都頂不到小喬一個……”然后,握著喬安國的手,閉上了眼睛。
    對此,弟弟妹妹包括我,非常不忿。就像妹妹說的,喬安國這種沒能耐的人,吃苦耐勞不是他的美德,而是他的謀生手段。
    更何況,他靠著這一招,贏得了房產和爸媽將近30萬元的存款,也算是他這個窮小子的人生逆襲了。
    當然,妹妹這樣說老喬,我還是要護著他的。好在,弟弟妹妹冷嘲熱諷幾句后,這件事就此翻篇。
    他們在爸媽走后,依舊經常不請自來地登門,像使喚傭人一樣:“姐夫,我想吃鲅魚餃子啦”,“姐夫,饞你做的油豆燉排骨了。”
    我把爸媽留下的30萬直接存在了我的名下,準備留給了兒子喬樂。我怕這些錢到了喬安國手里,他背著我去幫襯過得并不富裕的弟弟妹妹們。
    我爸媽去世后,喬安國沒了負擔,開始照顧他高壽的老媽,跟兄弟姐妹頻繁聚會。我偶爾參加一次,都會頭疼很多天。
     
    他們從頭到尾討論著退休能拿多少錢,哪里的蕓豆便宜,這個季節要曬蘿卜瓜子了……三句話,離不開吃喝拉撒,還聊得熱火朝天。
    每一次回去,喬安國都會帶回各種吃的,輕描淡寫地對我說:“家里人讓我給你帶的。”我嘴上不說,心里卻打著算盤:這些年,我幫襯著他們的那些錢,夠買多少這些東西。
    后來,公公婆婆也去世了。可是,喬安國一家的聚會依然一周一到兩次,無外乎就是在一起吃吃喝喝,家長里短。
    【三】
    然,人有旦夕禍福,無論如何沒有想到,生活極其精細的我,在例行的年度體檢中,被最終確診為淋巴癌中期。我當時就坐在了醫院的地上,趕緊給喬安國打電話。喬安國輕車熟路地幫我聯系醫生,安排了住院,排上了手術日期——這幾年,他凈跟醫院打交道了。
    一切就序后,我才想起給弟弟妹妹報告這個壞消息。結果,弟弟在美國出差,妹妹一家三口在海南旅游。他們不約而同地給我往卡里打錢,豪氣地對我說:“姐,你不用擔心錢。”是啊,人在病中,錢就是最大的底氣。
    然而,手術后,我再有底氣也慌成一團。喬安國忙里忙外,端屎端尿,兒子小樂偶爾來搭把手,可是,他不說,我也看得出來——一臉茫然。更多時候,他只是拿著個手機在我旁邊坐著,吊瓶眼看見底,甚至要我來提醒他。
    見兒子粗心,喬安國干脆二十四小時陪護。結果,三天不到,他的高壓就熬到180。小樂對他爹說:“都什么時候了,還舍命不舍財,請一個護工啊。要是你倆都倒了,我一個人怎么可能照顧得過來。”那語氣,多像曾經的我。關心是一部分,嫌麻煩才是真相。
    這一次,喬安國也動了氣:“你媽那么要面子的人,能忍受護工幫她翻身、接屎接尿啊,這是錢的事嘛!”看著喬安國紫里帶黃的臉色,我心一橫,讓護士長幫我請了護工,命令喬安國必須住院把血壓降下來。喬安國嘴上答應了,告訴我他回家去拿一些東西。
    可是,他剛出門不到五分鐘,他家里的那個微信群就炸鍋了。我雖在群里,但一年也講不上兩句話,凈圍觀他們兄弟姐妹天天早安晚安,曬各種家常菜、自拍圖,說著不知笑點在哪里的笑話。
    那天,他們紛紛@我,七嘴八舌:“大嫂,病了也不告訴我,真是不拿我家人”,“大嫂,想吃啥,我一會兒過去帶給你”,“大嫂,才知道你病了,今晚我陪護”……
     
    還不等我一一回復,小姑子已經第一個沖進了病房,她單位就在離我醫院不到二百米的地方。進屋,一看見我,小姑子的眼睛就紅了:“大嫂,這么大的事,你居然讓俺哥瞞著我們。要不是俺哥也病了,實在忙不過來了,他不說這事兒,我們還沒事人一樣在家里傻吃傻喝呢。”我內心一熱。
    這個快言快語的小姑子像一陣風,話沒說幾句就出去了,再回來時,手里拿著新買的床單枕巾,一一幫我換上:“大嫂,我知道你愛干凈。”然后,又把柜子里的飯盒筷子都拿出來,重新洗了一遍,嘴里還抱怨著:“俺哥倒是個男人,干這活兒就是不行。”
    小姑子從進屋就沒閑著,不一會兒,三個小叔子和二小姑子及他們各自的妻子、老公全來了。七嘴八舌地討論我應該吃什么,討論晚上誰留下來陪護,聲討我拿他們當外人……他們家人就是有這種能力,所到之處,迅速變得菜市場,充滿著生活的煙火氣。
    幾番討論過后,做公交調度的二小叔子迅速地制定了一個值班表,發在了家庭微信群里。除了聾啞的三弟外,其他兩個弟弟、弟妹和妹妹、妹夫都在陪護的值班表上,包括家里誰買菜,誰做飯,幾點交接班,都安排得頭頭是道。二小叔子在群里說:“像以前一樣,能請年假的請年假,請不下來假的,自行協調白班和夜班。”二小叔子發完值班表,兄弟姐妹們紛紛回復:“OK”、“不愧是當領導的,就是有組織能力”、“二哥,給你點贊”……
    就這樣,喬安國的兄弟姐妹們行動起來了,每天銜接有序地來醫院陪護,每次帶來的飯菜都精心搭配,知道我愛干凈,床單枕套一天一換,怕我悲觀,他們不是教我看抖音,就是給我念網上的小段子……
    同房的病友羨慕地說:“現在居然還有這么團結的大家子。”而我的內心既溫暖又慚愧。
    這是我自結婚以來,第一次與他們如此近距離地相處,也是我第一次知道,他們互相之間愛得那么火熱。
    喬安國只是急性高血壓,可是,住院一天后,醫生給開了安眠藥,飽睡了一夜后,血壓平穩下來。可是,每次他血壓值一出來,陪護的弟弟妹妹立馬把消息發在群里,大家一片歡呼。
    人在病中,心思細膩敏感,我秒懂了喬安國對那個窮家的熱忱與全身心的付出,那樣的愛與被愛,是人與人之間,多么迷人的部分。
    說到底,決定我們一生悲喜的,不過是身邊為數不多的這幾個人。喬安國一家人,是親情里的明白人。

    方便出下流

    文學 4小時前 閱讀 382 回復 1
    方便出下流
    ------
    文/畫僧王濤
    ------
    單位/幸運星畫室
    ------

        有些家長說:王老師,也沒什么別的要求,只想你幫我家孩子培養一下興趣。
        還有些本來學得很好的孩子,剛好突破了一些技術上和心理的障礙,可是突然就停止學習了,一問家長,家長說:不知怎的,這段時間他的興趣下降了,不怎么愿意來學習!

        大家都知道“興趣是孩子最好的導師”這些外來的教育觀念,但教育沒那么簡單,教育里還有“克難奮進、堅持不懈、懸梁刺股”這些古往今來顛撲不破的真理。

        “尊重他的興趣,不逼孩子學他不想學的東西,孩子快樂就好”,這話聽上去是對孩子的尊重,實際上卻是對孩子的放任,是父母的不負責任。

        《摔跤吧 爸爸!》里姐妹兩個開始也不喜歡練習摔跤,想盡辦法跟爸爸斗爭。但是最后站在領獎臺時候沒有人說“我不喜歡摔跤”。

        孩子的學習,自然要尊重其興趣為前提,但是大部分由興趣引發的事情,經過一段時期之后,必然會遇到瓶頸,這時候興趣可能就變成了折磨。

        只要堅持下去,折磨過了,興趣變成了特長,接下去就是享受。這種變成特長之后享受到的樂趣,又會驅動孩子繼續深入學習,由此進入良性循環。

        所以幫孩子培養興趣、和讓孩子因滿足興趣而快樂,對老師而言不難,對這些淺表性的快樂,只需安排些簡單好玩的課程即可。但把孩子培養成一個克難奮進、堅毅剛強的人很難。

        在很多時候,我不是在做美術書法教學,而是通過藝術教育的手段,在和孩子身上的惰性、懶散、馬虎、粗放作斗爭,這種磨礪對所有學習的孩子而言都是一種痛苦。
        受不住打磨的孩子,會本能的選擇逃避。但受得住磨練的孩子,沖破一關又一關后,收獲的是心的寧靜與成長后的深層次的喜悅一一一這才是藝術家和所有成功者回首過往時共同的快樂。

        沒有興趣進不了藝術之門,但純憑興趣,你一定走不遠!
        因為,學習如同登山,為風景所傾倒而欣然出發,但只有歷經坎坷,努力攀登,你才會站在峰巔,看群巒疊翠云海奇觀,一覽眾山小。
        
        所以你要明白,老師,是領你登山的教練,不是帶你閑逛培養興趣的導游。

        所以,你要知道,對大多數的普通人,學習有一個魔咒叫“半途而廢”!
        想一想,這輩子,你中招了沒有,再想一想,你家孩子中招了沒有?


    早上,送讀六年級的兒子上學,平日里一上車,要么逼我放他愛聽的抖音歌曲,要么給我講他聽來的笑話,要么問一些莫名其妙的問題,總之他象出籠的鳥兒,一路之上嘰嘰喳喳。今天卻出奇地安靜,透過后視鏡一看,他在后座上正躺著睡覺呢。畢竟只有10分鐘的車程,本來想著讓他多睡一分鐘是一分鐘,又擔心他真的睡著了著涼,我還是提醒他別睡著了。

    車到了學校的南大門,書包太重了,他擰不動,我下車幫他背在肩上,小家伙左手還擰了一個裝滿作業的書袋,右手擰著他媽媽早上起來為他做的菜,因他吃不慣學校的菜,每天他媽媽都為他做好了帶到學校去吃。

    看著他歪歪斜斜的走著,進了學校的大門,背影消失在我的視野里,這個時候是早上七點十分。

    想一想他也是蠻“拼"的。昨夜做家作到了11點多,今天6點40就起了床,因為要擠進奧數競賽,校內奧數補習早上加課,放學后也要加課,學習任務相對加重。而且這半年來,星期六還要在校外補奧數,星期天補作文和新概念英語,星期二和五的晚上也有補習課,學習時間全排滿了,幾乎沒有空閑。原來學習的書法補習、電子琴補習、小主持人補習和足球補習也放棄了。而且,因為學習任務重,用眼不當,視力降到了0.1,前幾天還為他配了隱形保護眼睛。

    想到昨夜里打了他,我有點后悔了。

    事情的起因是我和他媽媽走完健康步道回到家,已經是晚上9點多了,說好了我們回來時他要完成作文《蒲公英的旅行》,可是他卻只做了一半,而且要他拿給我看時,又錯了好幾個字,他總是這樣拖拖拉拉,而且不追求完美,一直都在埋怨他。本來就在為期中考試的作文寫偏了題扣了10分生氣,現在又是這種學習態度,我一時激動失手打了他一拳,同時,聽到他正在聽的天貓精靈里又在播放《斗羅大陸》,順手拿起摔到了地上。

    拳打在了他的臉上,肯定是打得太重了,孩子一邊用雙手不停地在頭上摸著,一邊喊著:“媽媽好疼、媽媽好疼”。他媽媽也沒有熬過他,也生氣地說:“打得好,早就要打你了!”孩子哭了一會,不哭了,躺在床上手捂著頭,無聲的眼淚順著眼臉流下。

    看到孩子這樣,我爬到他的床上,將孩子的頭放到我的腿上,幫他輕輕按摩疼的地方,孩子很聽話,也沒有再反抗。我對他媽媽說:“快把腫疼靈找來!”過了幾分鐘,他從我身上爬起來,不聲不響,到書桌旁打開護眼燈,開始做作業,顯出一種乖乖的模樣。

    這個時候,我突然想到了時下流行的一句話:要不是生活所迫,誰愿意逼你一身才華。

    誠然,打孩子是為父的錯,但在這個競爭激烈的國家,現在我不逼他,將來生活也會把他逼得走途無路。

    我家的住房與夢想

    文學 11-10 07:34 閱讀 3928 回復 23

      ◇鐘鳴
      
    上世紀六十年代末,我出生在江漢平原一個倚靠漢江的小村莊。新中國成立七十年來,我們家歷經四代,每代人對住房的夢想各不相同。祖輩夢想土屋中有“寒夜里的一張床”,父輩希望房子安穩結實是“風雨中的一堵墻”,我們講究小區綠化靜逸是“小城里的闔家歡”,下一代,他們筑夢廳室闊境敞亮是“都市里的軒朗居”。跳躍的住房夢,永遠伴隨著祖國的脈搏,祖國越來越強,夢想也越來越美。
     
      聽我爹爹(爺爺)講,上世紀五十年代,我們家蓋了半間土屋,告別了“天當被地當床”的日子。雖然小土屋擋不了風霜雪雨,但他們從內心感激黨帶來的翻身解放。后來,農村組建合作社互助組,成立人民公社,生產隊年年有分紅,生活水平也逐年提高。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我們家改建了三間低矮的磚木房。在這三間磚木房里,姑媽姑姑先后出嫁,父母也生養了我們。于是,低矮的磚木房是我們幼時的“樂園”,白天,大人們上工去了,我和弟妹們摸著屋角墻角學走路或在禾場上玩“滾地”的游戲,夜晚,擠在堂屋后面小套間的床上嬉笑打鬧。無憂無慮中,粗茶淡飯以及小院里的桐油桌椅、屋里的板磚托床養大了幼年的我們。
      
    家鄉的楝樹綠了黃,黃了又綠。到了上世紀七十年代初,小叔要結婚就和我們分了家,屋就拆分了一間,父親用蘆竹做成曬墊擋在那半邊只有柱沒有墻的地方。到了夏夜,天太熱,房間里是無法安身的,我們就把竹床搬到屋外禾場,支上蚊帳。露天里數著星星,媽媽給我們搖著扇子。在這樣的搖扇下,我們做了一個美夢,夢見自己住進了“冬暖夏涼”新居。后來,父親種了幾分地的生姜,賣了一百多元,把透風的半邊墻補上了,再后來家里私底下做柳編加工賺錢,加蓋了三個小間。改革開放后,我們家做漁網加工,一盞油燈下,大人和小孩子邊編織漁網邊聽父親講著三國和水滸。斯是陋室,滿屋生輝。沒幾年,我們家成了村里的“萬元戶”。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我家在原臺基上建造了杉木梁柱有一丈八尺八高的、俗稱“八大八”的三間瓦房,房屋十根柱頭落地,一根穿板貫通。父親講,為了“八大八”的夢,備木料用了三年,備磚瓦用了兩年,房屋建成后當時在村里首屈一指。在這個“豪宅”里,我和弟弟先后結婚,妹妹也出嫁了。父親一輩子也終于圓了住結實房子的“夢”。不過,我們在“八大八”只住了十多年,進入千禧之年,弟弟弟媳就推倒建造了磚混結構的農家小樓,在這棟小樓里侄女幸福地出閣。
      
    現在,在城里擁有一套商品房成了我們這一代人的追求。我1990年參加工作時,住的是鎮里的職工單元。后來進城調到一家單位,分了一套80平米的舊單元。2003年,我和愛人停薪留職,南下廣東。愛人很快找到一份美容產品師的工作安定下來,我則一直在求職的路上跳“舞”……2007年,得益于我們在河背村的那個電話亭的轉讓費和打工掙的錢,得益于兄妹親人的資助,我們集資30多萬在廣東做了“二房東”。離開天門多年,出門在外漂,心里總有一種無根的感覺。有一天看了別人轉發的《如果可以我們一起回天門》,這種愿望更加強烈:2011年,終于在天門城區買房安了家。前后的陽臺,被打造成了種滿幸福樹的露臺,通透寬敞的四房,收藏了我們全家人的夢想。
      
    風雨幾十年,房和夢,一路走來。我家房子的變遷,只是千千萬萬中國農村家庭的一個縮影,一個寫真。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感恩之心溢于言表:沒有國哪有家,沒有紅星照耀中國,哪有夢想照進現實!

    十年學得屠龍技

    文學 前天 14:29 閱讀 765 回復 3
    十年學得屠龍技
    ------
    文/王濤
    -------
    單位/幸運星畫室
    ------

    楚楚老說要女兒跟我學書法,我總以為是笑話,也就客氣地答應了。沒想到不幾天,她居然真的把女兒馬密帶過來了!一個纖巧溫宛的大三小女生!
    其實大多數時候,我都會拒絕學生和家長學寫字的請求。并不是教不了,教不了所謂的書法,教教寫字總行吧!也不是沒時間。主要是因為學字太難,筆墨紙硯搞上十年,也不見得有什么成績。其次,靠寫字這門手藝賺錢太難,如今,就算真草篆隸樣樣都會,也不見得能用它去賺多少銀子!
    那天,陽光和暖,透過窗戶,鋪到我的畫案上,一高興,就拿了紙筆寫字混時間。結果,鄰居老周過來了,他背著手邊看邊唉喲:“寫得好啊寫得好,就是不好賺錢,寫得好啊寫得好就是不好賺錢!”我寫了十分鐘他在旁邊唉聲嘆氣了十分鐘!聽得我老爸一臉欠疚,悔不該讓我當年去學寫字!人家老周的兒子學做服裝生意,一年賺百多萬,現在應在深圳哪個會所里曬太陽吧!
    但當年寫字還算得上是個正經的手藝,每個鎮子里都要個工藝美術部,鎮里集市上的牌匾門頭都要請字寫得好的人制作,在那個年代,字寫得好,不僅意味著有個受人尊敬的先生身份,還意味著長年穩定的經濟收入。當時本鎮有個叫保華的師兄,善寫魏碑,那個俏啊,十里八村的精選了個漂亮媳婦,婚后雙雙被荊州的一個工藝廠接走了。
    我十五歲開始賣對聯,那年在街上站了四天總算賣了三塊錢,還是我媽托人買的。第二年三天賣了二千多塊錢,把老媽喜壞了!當時老爸的工資也才二百多塊錢!以后年年寫對聯,直到結婚生了女兒,突然發現以前賣對聯的錢可以安排我讀書的全年開支,而后來居然只夠過年的花銷。錢不值錢了,人還寫得挺累,不想寫了!自此,除了相好的單位找過來,自己就不去站街寫對聯了!
    畢業實習時,在武漢一家廣告公司,主要工作就是寫美術字,一把尺一只筆,在寬大的牛皮紙上寫個不停,除了老總的桌子,我的桌子最大!工資也比那些搞安裝制作工友們的高不少。當時年少輕狂,常想如今薄技在手,走盡天涯也不怕了!在二十多年前,就開始頻頻跳糟,直到跳出美術廣告這個行業!
    在某機關呆了十多年,回頭一看,當年做廣告行業的朋友都賺了錢,因為他們噴繪機做廣告牌匾,賺錢的速度大大提高了!而很多不會寫字的人也開始進入廣告行業了,電腦字庫里字體幫他們跨越了基本的門檻!也發現當年在街上寫對聯賣的朋友現在都丟了筆,直接去賣印刷的對聯了!大冷天的,毛筆寫的慢、干的慢,每天寫100幅到頂,進來印刷品要多少有多少!
    世界進入了商業社會!傳統的技藝接受著新技術的沖擊!從商業的角度看,書藝的實用性日漸降格!看看自己手中的筆,往往輕輕嘆息:十年學得屠龍技!
    這樣一個物質的世界,我怎么會建議孩子們浪費太多的時間去練習寫字呢?為了收那點學費?不至于了!
    但有趣的是,這些年,書法“大師”卻越來越多了!在紙上灑得些墨水,寫得幾個繁體字,便抱著毛筆自欺欺人的“大家”搞得越來越神秘起來!
    前些日子,一個賣假藥的朋友說用十萬購得某大師的作品,打開,六個字“南無阿彌陀佛”“寫得怎樣?”看他那得意洋洋自以為得志的樣子,我只好說實話了:“這種字,天門至少有150人寫得出來,就當買落款吧!”
    以前大家只是寫字而已,現在許多人都說自己在搞書法,用各種方法弄許多光環獎牌堆到自己身上!字也搞得似是而非了!呵呵,天外飛仙啦!如同特異功能一樣,層次說得越高,理論搞得越玄,越好糊弄人!不過,如今有過多閑錢被騙的人,錢的來路一般也不太正當!有來有往吧!沾過墨水的人偶爾也該翻翻身的!
    好在,我現在也不太有用寫字賺錢的想法,所以不必為包裝自己花許多心思,但無論如何,我自己沒事了,還是喜歡寫字玩玩!人總要有點高于動物層面的需求嘛!目前大家都有足夠的物質來滿足肉體的生存了,精神卻是必須要找個落腳地的!個人感覺,墨水紙硯是個很好的去處呵!
    學書不為稻梁謀才好啊!楚楚的小寶貝馬密同學學的是會計專業,生存當是無憂的,聽楚楚說她又是喜歡寫字玩的,從這個角度想一想,就接受了這個聰明的小女生!不是當學生,是當朋友!如同好賭之人接受麻友,好釣之人接受漁友,好酒之人接受酒徒一般!多個同類的朋友總是好的!特別是個如此標致聰慧的女生,何樂而不為之!
    她在我的畫室玩了三天,有無所得我不知道,但我感覺,她以后閑時若肯精進于筆墨,按她的靈氣,一定花不了多少時間,就會玩得三花聚頂、元氣淋漓的!
    作謀名求利之錐的毛筆與作消磨時光神器的毛筆,玩起來快樂是渾不相同的!
    又因為快樂不同,其筆底溢出的靈氣與筆桿蘊含的堅韌,終將是那些自命不凡的俗手無法明了的!
    這個年代明白這個道理的人不多了啊!
    正在努力加載...
    欧美在线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