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ffrv2"></dd><th id="ffrv2"></th>

  • <dd id="ffrv2"><noscript id="ffrv2"></noscript></dd>

  • <button id="ffrv2"></button>
  • 貴賓

    開心貓

    自定義日期:  從   到  最多1年

        據新華社11月14日電記者14日從最高人民法院獲悉,為有效預防和依法懲治高空拋物、墜物行為,最高法近日印發關于依法妥善審理高空拋物、墜物案件的意見。根據這份意見,對于故意高空拋物的,根據具體情形按照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故意傷害罪或故意殺人罪論處,特定情形要從重處罰。
      意見規定,故意從高空拋棄物品,尚未造成嚴重后果,但足以危害公共安全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條規定的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處罰;致人重傷、死亡或者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條第一款的規定處罰。為傷害、殺害特定人員實施上述行為的,依照故意傷害罪、故意殺人罪定罪處罰。
      意見明確提出,依法從重懲治高空拋物犯罪。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從重處罰,一般不得適用緩刑:多次實施的;經勸阻仍繼續實施的;受過刑事處罰或者行政處罰后又實施的;在人員密集場所實施的;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在高空墜物方面,意見規定,過失導致物品從高空墜落,致人死亡、重傷,符合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條、第二百三十五條規定的,依照過失致人死亡罪、過失致人重傷罪定罪處罰。在生產、作業中違反有關安全管理規定,從高空墜落物品,發生重大傷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嚴重后果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以重大責任事故罪定罪處罰。
      意見還提出,在民事審判工作中,人民法院要綜合運用民事訴訟證據規則,最大限度查找確定直接侵權人并依法判決其承擔侵權責任;對于物業服務企業未盡到法定或者約定的義務,造成建筑物及其擱置物、懸掛物發生墜落致使他人損害的,也要追究其侵權責任;物業服務企業隱匿、銷毀、篡改或者拒不提供相應證據,導致案件事實難以認定的,應承擔相應不利后果。

    編者按:一個記者有過一面之緣、從不亂發朋友圈的中國某省官員,前不久,突然轉發了一篇文章,題目叫《我下嫁的實用老公,拖著5個窮親戚》,這真是出乎記者的意料之外,中國官員一般都很慎重,基本上不發朋友圈。
    那么,這位出乎記者意料之外的官員,發的這篇文章,到底是寫了什么,尤其題目很是引人入勝,現在就讓我們閱讀這篇文章,一探究竟。
    結果,看了這個來自大連的真實的故事,記者流淚了,終于明白官員朋友的良苦用心。
    【一】
    必須承認,當初下嫁給喬安國,就是貪圖了他的英俊和實用。
    他家一共兄弟姐妹五個,其中一個小時候因為感冒燒成了盲啞人。我嫁給他時,我爸氣得住了院。
    我家是正宗的書香門第,爸媽都是大學教授,弟弟妹妹的婚姻都是非富即貴。我雖沒能考上大學,但中專畢業后,進國企當了會計,老公喬安國不過就是一個普通工人,沒房沒錢,還有一個殘疾的弟弟需要全家養活。
    可是,喬安國還是小喬的時候,182的個頭兒,五官帥氣逼人,身上的工作服永遠干凈筆挺,工作服里面的假領一直白得耀眼,我犯了花癡,一心追求他。
    婚后,我和他一大家子擠住在一起,日子過得雞飛狗跳。直到兒子喬樂出生后,我爸媽實在不忍心,讓我搬回了娘家。
    喬安國是家中長子,做得一手好飯,而且收拾家務堪稱專業。自從我們住回家里后,弟弟妹妹回家的次數明顯變頻,不為別的,就為喬安國張羅的那一桌好飯好菜。
    漸漸地,喬安國就成了我們家的超級保姆,大家心安理得地支使他做各種家務,那態度很明顯——你既然沒能耐賺錢,那就應該做好后勤工作。
    這其中,包括我。
    毫不夸張地說,兒子小喬從小到大,除了喂奶是我親力親為,其他一切事務幾乎都是由喬安國料理的。
    他的任勞任怨讓我們過得和睦溫馨,但唯獨一件事讓我不快,那就是喬安國對他那個窮家的牽掛。
    今天他媽病了,明天弟弟結婚,后天妹妹出嫁,大后天那個殘疾弟弟又出事了等等,總之,那個家就像一團亂線,纏在一起,理還亂,剪不斷。
    剛搬離婆婆家那會兒,逢年過節我還回去一趟,可是,隨著一次次話不投機,我索性一年也難得回去一次,誰家有喜事,我基本不到場,只出錢,不出人。
    日子久了,對于喬安國偷偷攢私房錢貼補家里這件事,我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嫁給喬安國,別人看著不般配,但我樂在其中,至少在這場婚姻里,我可以因為優越而任性。
    【二】
    更何況,喬安國是一個如此實用的老公。
    爸媽年紀漸長之后,生病住院的次數多了起來。父母每次生病,弟弟妹妹都是只出錢,不出力,我又手腳笨,全是喬安國無怨無悔地陪護。
    爸爸媽媽慢慢被喬安國感動,對他的態度也不再像從前那么居高臨下,而是越來越依賴。
    2016年爸爸病逝,他纏綿病榻4年,全程都是喬安國照顧。他提前辦了內退,我和弟妹三人樂得當甩手掌柜。爸爸臨終前,留給我一句話:“對小喬好點,咱家都欠他的。”
    爸爸走后,媽媽的身體每況愈下,片刻離不開人,我累得腰酸背疼。妹妹自己開公司,以喊我去公司幫忙為由,讓喬安國接過了照顧媽媽的重任。
     2017年11月媽媽離世時,立了遺囑,把她全部的財產和住的這套房子給了喬安國。
    去世之前,媽媽含著眼淚,對我們姊妹仨說:“我和你爸其實很失敗,你們三個都頂不到小喬一個……”然后,握著喬安國的手,閉上了眼睛。
    對此,弟弟妹妹包括我,非常不忿。就像妹妹說的,喬安國這種沒能耐的人,吃苦耐勞不是他的美德,而是他的謀生手段。
    更何況,他靠著這一招,贏得了房產和爸媽將近30萬元的存款,也算是他這個窮小子的人生逆襲了。
    當然,妹妹這樣說老喬,我還是要護著他的。好在,弟弟妹妹冷嘲熱諷幾句后,這件事就此翻篇。
    他們在爸媽走后,依舊經常不請自來地登門,像使喚傭人一樣:“姐夫,我想吃鲅魚餃子啦”,“姐夫,饞你做的油豆燉排骨了。”
    我把爸媽留下的30萬直接存在了我的名下,準備留給了兒子喬樂。我怕這些錢到了喬安國手里,他背著我去幫襯過得并不富裕的弟弟妹妹們。
    我爸媽去世后,喬安國沒了負擔,開始照顧他高壽的老媽,跟兄弟姐妹頻繁聚會。我偶爾參加一次,都會頭疼很多天。
     
    他們從頭到尾討論著退休能拿多少錢,哪里的蕓豆便宜,這個季節要曬蘿卜瓜子了……三句話,離不開吃喝拉撒,還聊得熱火朝天。
    每一次回去,喬安國都會帶回各種吃的,輕描淡寫地對我說:“家里人讓我給你帶的。”我嘴上不說,心里卻打著算盤:這些年,我幫襯著他們的那些錢,夠買多少這些東西。
    后來,公公婆婆也去世了。可是,喬安國一家的聚會依然一周一到兩次,無外乎就是在一起吃吃喝喝,家長里短。
    【三】
    然,人有旦夕禍福,無論如何沒有想到,生活極其精細的我,在例行的年度體檢中,被最終確診為淋巴癌中期。我當時就坐在了醫院的地上,趕緊給喬安國打電話。喬安國輕車熟路地幫我聯系醫生,安排了住院,排上了手術日期——這幾年,他凈跟醫院打交道了。
    一切就序后,我才想起給弟弟妹妹報告這個壞消息。結果,弟弟在美國出差,妹妹一家三口在海南旅游。他們不約而同地給我往卡里打錢,豪氣地對我說:“姐,你不用擔心錢。”是啊,人在病中,錢就是最大的底氣。
    然而,手術后,我再有底氣也慌成一團。喬安國忙里忙外,端屎端尿,兒子小樂偶爾來搭把手,可是,他不說,我也看得出來——一臉茫然。更多時候,他只是拿著個手機在我旁邊坐著,吊瓶眼看見底,甚至要我來提醒他。
    見兒子粗心,喬安國干脆二十四小時陪護。結果,三天不到,他的高壓就熬到180。小樂對他爹說:“都什么時候了,還舍命不舍財,請一個護工啊。要是你倆都倒了,我一個人怎么可能照顧得過來。”那語氣,多像曾經的我。關心是一部分,嫌麻煩才是真相。
    這一次,喬安國也動了氣:“你媽那么要面子的人,能忍受護工幫她翻身、接屎接尿啊,這是錢的事嘛!”看著喬安國紫里帶黃的臉色,我心一橫,讓護士長幫我請了護工,命令喬安國必須住院把血壓降下來。喬安國嘴上答應了,告訴我他回家去拿一些東西。
    可是,他剛出門不到五分鐘,他家里的那個微信群就炸鍋了。我雖在群里,但一年也講不上兩句話,凈圍觀他們兄弟姐妹天天早安晚安,曬各種家常菜、自拍圖,說著不知笑點在哪里的笑話。
    那天,他們紛紛@我,七嘴八舌:“大嫂,病了也不告訴我,真是不拿我家人”,“大嫂,想吃啥,我一會兒過去帶給你”,“大嫂,才知道你病了,今晚我陪護”……
     
    還不等我一一回復,小姑子已經第一個沖進了病房,她單位就在離我醫院不到二百米的地方。進屋,一看見我,小姑子的眼睛就紅了:“大嫂,這么大的事,你居然讓俺哥瞞著我們。要不是俺哥也病了,實在忙不過來了,他不說這事兒,我們還沒事人一樣在家里傻吃傻喝呢。”我內心一熱。
    這個快言快語的小姑子像一陣風,話沒說幾句就出去了,再回來時,手里拿著新買的床單枕巾,一一幫我換上:“大嫂,我知道你愛干凈。”然后,又把柜子里的飯盒筷子都拿出來,重新洗了一遍,嘴里還抱怨著:“俺哥倒是個男人,干這活兒就是不行。”
    小姑子從進屋就沒閑著,不一會兒,三個小叔子和二小姑子及他們各自的妻子、老公全來了。七嘴八舌地討論我應該吃什么,討論晚上誰留下來陪護,聲討我拿他們當外人……他們家人就是有這種能力,所到之處,迅速變得菜市場,充滿著生活的煙火氣。
    幾番討論過后,做公交調度的二小叔子迅速地制定了一個值班表,發在了家庭微信群里。除了聾啞的三弟外,其他兩個弟弟、弟妹和妹妹、妹夫都在陪護的值班表上,包括家里誰買菜,誰做飯,幾點交接班,都安排得頭頭是道。二小叔子在群里說:“像以前一樣,能請年假的請年假,請不下來假的,自行協調白班和夜班。”二小叔子發完值班表,兄弟姐妹們紛紛回復:“OK”、“不愧是當領導的,就是有組織能力”、“二哥,給你點贊”……
    就這樣,喬安國的兄弟姐妹們行動起來了,每天銜接有序地來醫院陪護,每次帶來的飯菜都精心搭配,知道我愛干凈,床單枕套一天一換,怕我悲觀,他們不是教我看抖音,就是給我念網上的小段子……
    同房的病友羨慕地說:“現在居然還有這么團結的大家子。”而我的內心既溫暖又慚愧。
    這是我自結婚以來,第一次與他們如此近距離地相處,也是我第一次知道,他們互相之間愛得那么火熱。
    喬安國只是急性高血壓,可是,住院一天后,醫生給開了安眠藥,飽睡了一夜后,血壓平穩下來。可是,每次他血壓值一出來,陪護的弟弟妹妹立馬把消息發在群里,大家一片歡呼。
    人在病中,心思細膩敏感,我秒懂了喬安國對那個窮家的熱忱與全身心的付出,那樣的愛與被愛,是人與人之間,多么迷人的部分。
    說到底,決定我們一生悲喜的,不過是身邊為數不多的這幾個人。喬安國一家人,是親情里的明白人。

        也許你對這個數據沒什么直觀感受,但它相當于全國人民每人下單超過1筆,人均下單1000元!統計局公布的2018年國內生產總值GDP是90.03萬億元,也就是說,一個“雙十一”相當于去年GDP的1.65%!

        11月12日晚間,中國人民銀行微信公眾號發布數據:“雙十一”當天網聯、銀聯共處理網絡支付業務17.79億筆、金額14820.70億元,同比分別增長35.49%、162.60%。

        也許你對這個數據沒什么直觀感受,但它相當于全國人民每人下單超過1筆,人均下單1000元!統計局公布的2018年國內生產總值GDP是90.03萬億元,也就是說,一個“雙十一”相當于去年GDP的1.65%!

        “網聯、銀聯攜手各銀行機構和相關非銀行支付機構成功完成‘雙十一’網絡支付清算業務高峰保障工作,支付清算系統安全運行。當日,各支付清算系統運行平穩,支付業務處理高效順暢。人民銀行將繼續指導各支付清算機構做好安全生產和服務保障工作,支持各銀行機構、非銀行支付機構提供更加便捷安全的支付服務,促進支付行業合規穩健發展。”央行表示。

    網聯、銀聯分別完成了多少?

    1.48萬億的數據是怎么構成的呢?

    幾乎與央行同時,網聯和銀聯紛紛公開了雙十一的支付清算數據。

    網聯稱,當日網聯平臺處理跨機構支付交易筆數15.4億筆,金額1.16萬億元。其中,跨機構支付交易處理峰值出現在0時3分44秒,峰值超過7.15萬筆/秒。數據顯示,今年“雙十一”,網聯平臺處理跨機構支付交易筆數同比去年增長32.2%,金額同比去年增長147.25%。


    如果簡單以央行發布的總體數據減去網聯的相關數據的話,可以粗略得出,銀聯處理網絡支付業務2.39億筆,金額為3220.7億元。網聯處理業務量差不多是銀聯的6倍,金額是3倍(此項數據未經銀聯核實,可能存在誤差)。

    銀聯官方未公開雙十一的具體支付數據。銀聯通過微信公眾號發布數據稱,11月11日,銀聯處理支付機構與銀行間的網絡支付業務交易筆數較10月日均高出20.49%,網絡支付業務交易金額較10月日均高出53.74%。

    銀聯表示,聯合商業銀行和支付機構等產業各方,建立了全方位跨行支付清算保障機制,多措并舉共同開展“雙十一”支付保障工作。銀聯已搭建兩地五中心分布式架構,支持多中心系統秒級切換。此外,銀聯建立了全流程運營聯動機制,確保全鏈路滿足高峰處理需求能力。銀聯聯合支付機構、商業銀行等產業各方克服難點,保證了峰值期的正常支付清算。

    網聯也全面采用先進的分布式云架構系統,北京、上海、深圳3地6中心搭建,以適配我國網絡支付市場海量高并發交易需求。針對“雙十一”峰值高、交易量大、保障任務重等特點,通過平臺持續迭代、優化各項功能、性能。此外,為平穩保障“雙十一”洪峰考驗,7月至10月間,網聯組織全行業在24個窗口期共計開展了54場生產壓力驗證(含3場聯合生產壓力驗證),243輪次生產壓力驗證,模擬電商大促場景,全面覆蓋15家重點保障銀行和農信社。

    招行雙十一交易額勁增超16%

    撇開從銀聯和網聯這兩個支付清算機構看,各家互聯網公司的金融平臺和銀行“雙十一”數據如何呢?

    今年各家銀行比較低調,僅有“零售之王”的招商銀行公布了相關“雙十一”數據。21世紀經濟報道從招商銀行方面了解到,今年招商銀行“雙十一”交易額達到了506億之多,創歷年新高。去年招行的全口徑交易總額為434.4億元,今年在此基礎上再增16.5%。

    記者計算后發現,招行單家銀行的交易額相當于整體網聯、銀聯清算總額的29分之一。其中,招行儲蓄卡交易額達到234億元,信用卡交易額達到272億元。

    單以招行信用卡來說,以時間維度看,“雙十一”當天,僅僅3分鐘,招行信用卡交易額已經突破10億元,1小時突破50億元,上午9點17分突破100億元,下午13點07分突破150億元,下午17點02分突破200億元,全天突破272億元。

    除此之外,招行信用卡官方微信號還公開了一系列頗有趣味的用戶數據:

    “手速狂人”僅0.04秒下單成功!

    “剁手王者”一日狂擲52萬元!(而招商銀行儲蓄卡的數據顯示,單筆最高達到了驚人的1000萬元!)

    “精明買手”一日消費共291筆!

    買家中女生占比52.4%,參與度高于男生,但男生單筆交易額平均值是女生的1.3倍!

    80后購買力最強,交易額達135億元,90后次之,79億元,70后交易額為39億元。

    在所有星座中,天秤座交易額28億元,占比10.3%,穩居第一,其次是天蝎座(25億元),處女座(23億元)。

    在全國城市中,消費力最強的top5分別是上海(59億)、北京(53億)、深圳(38億)、廣州(16億)、重慶(15億)。

    螞蟻金服、京東數科、蘇寧金融未公開“雙十一”信貸投放總量,而選擇性公開了一些數據。

    天貓今年總交易額達到2684億元。螞蟻金服方面透露,支付寶再次展示了世界級的數字金融計算能力,OceanBase每秒處理峰值達到6100萬次。今年天貓雙11,從貸款備貨到分期賣貨,數字金融工具滲透到了商家經營的方方面面。為了多備貨,8月至11月初,300萬商家從網商銀行獲得了3000億的資金支持。為了更好地滿足消費者需求,天貓雙11期間,超過800萬商品開通了花唄分期免息,最長免息期達到24期。這些數字金融服務讓商家直接受益。數據顯示,使用了網商貸的商家比沒有使用的商家銷售增速至少快了50%。天貓雙11期間,開通花唄分期的商品,平均銷售額同比增長超過90%。

    從京東數科的一份雙十一戰報來看,10秒交易額破億,總交易額同比增320%,京東支付峰值同比增327%。

    蘇寧金融則透露,雙十一任性付24期分期投放量同比增長498%,財富管理產品銷售額同比增長267%。蘇寧智投復購率高達46%,每筆平均申購8000元。

    皂市鎮的劉老板將豬場施工工程承包給了郭某,郭某雇請胡某和許某施工,施工過程中,胡某被許某駕駛的三輪車撞倒致傷。
    那么問題來了

    提問:劉某應該找誰賠償?胡某應該找誰賠償?

        

         2018年5月,皂市鎮的劉某為其經營的豬場做混凝土地坪,將該工程口頭約定承包給郭某。同年5月13日,郭某雇請胡某開混凝土攪拌機,同時聯系許某以其所有的農用三輪車負責轉運混凝土。
    一天,施工中混凝土攪拌機出現了故障,胡某在攪拌機旁查看時,被駕駛三輪車準備裝載混凝土的許某撞倒致傷。胡某受傷后被送往醫院住院治療15天,其傷情診斷為:右鎖骨粉碎性骨折,右側肋骨骨折。經交警部門認定,許某負該事故全部責任,胡某無責任。事故發生后,雙方就賠償問題進行了多次協商,但始終未達成一致意見。為索要賠償,胡某將劉某、郭某、許某三人訴至天門法院。

         庭審中,劉某、郭某、許某三人均認為自己沒有責任,不應進行賠償。
         劉某辯稱    我與胡某沒有任何關系,豬場是承包給郭某施工的,發生事故時,我也不在場。
         郭某辯稱    我不是胡某的雇主,與許某是合伙關系。胡某受傷系許某駕駛自己的車輛撞擊所致,與我無關。
         許某辯稱    我是受郭某電話約請為郭某打工,我是在接倒沙料的時候撞到胡某的,胡某有充足的時間避讓但沒有讓開,而且接倒沙料的地方也是不允許站人的。


         本院審理查明
         郭某自行組織人員和工具,完成工作任務,向劉某交付工作成果,雙方之間形成承攬關系;胡某及許某受郭某雇請為其提供勞務,雙方之間形成勞務關系。

         本院認為 ,劉某作為定作人,將豬場建設需要做混凝土地坪工作交付給無資質的郭某施工,主觀上存在選任不當的過錯;郭某作為接受勞務一方,依法負有保障提供勞務者人身安全的義務和必要提示注意義務,其在胡某提供勞務的過程中,未盡合理注意義務,未提醒胡某注意人身安全,亦未采取積極主動的安全防護措施,增加了危險后果發生的可能性,主觀上存在重大過錯;許某作為侵權人,未注意行車安全,存在重大過失,其與雇主郭某承擔連帶責任;胡某在勞動過程中存在疏忽大意,致身體受傷,也存在一定過錯。
         結合本案實際,本院確定由郭某承擔80%的民事責任,許某承擔連帶責任;劉某承擔5%的民事責任;胡某自行承擔15%的民事責任。遂依法判決劉某賠償胡某2623.8元,工頭郭某、撞人的許某連帶賠償胡某21980.9元。雙方服判。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九條 雇員在從事雇傭活動中致人損害的,雇主應當承擔賠償責任;雇員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致人損害的,應當與雇主承擔連帶賠償責任。雇主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的,可以向雇員追償。
      第十條 承攬人在完成工作過程中對第三人造成損害或者造成自身損害的,定作人不承擔賠償責任。但定作人對定作、指示或者選任有過失的,應當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摘自2019年11月8日天門人民法院公眾號)

        時間:2019年10月25日

      地點:江蘇省蘇州市虎丘區人民法院

      案由:意外傷害保險合同糾紛

      案情:老張平時經常在公共水域利用自行組裝的汽車直流電瓶捕魚,結果在一次和朋友捕魚的過程中,不慎觸電身亡。而他生前所掛靠的公司曾購買過團體組合保險,意外傷害身故的理賠額是100萬元,于是老張的家屬將保險公司訴至法院要求理賠。

      案情回放

      年逾五旬的老張打年輕時就酷愛釣魚,最近幾年從網上看到電魚更刺激,就常常帶著自制工具到家附近的濕地公園電魚。

      2018年7月15日,老張一早約好了朋友老王,便興沖沖地開車到老王家,接上人后一起來到漕湖濕地公園。二人帶著由老張自行組裝的汽車直流電瓶,抄小路走到攔河網處,經驗豐富的老張準備露一手,他對老王說自己下去電魚,讓老王在岸上等著撿魚,然后就背著電瓶、電魚器,拿著竹竿下去了。

      “當時看到老張兩手撐著竹竿往前走了10多米,停下來把電瓶、電魚器(變壓器)放在鐵制三腳架上,又把兩根竹竿放在水里開始電魚。”事發后,據老王陳述,“很快就聽他在水里喊說電到魚了,叫我過去。”

      就在老王趕過去之際,老張突然大喊一聲“唉”,就掉進了水里。“整套電魚設備還處于工作狀態,他面向下趴在水里一動不動,我把電瓶上的夾子拿掉,下水將其翻過來急救,并大聲呼喊救人。”

      然而一切都太遲了,醫院推斷,老張的死亡原因為觸電。“我們之前一起電魚大概有五六次,那塊水域是公共小河,沒有禁止捕魚標牌,我們就是娛樂玩一玩。”不過老王也表示,他們知道電魚是違法的。

      老張生前一直掛靠在大風公司做運輸生意,公司曾買過一份保險,錢是老張自己出的,可當老張的遺孀、子女以及母親找到保險公司要求理賠時卻遭到拒絕,無可奈何才請了律師訴至法院,索賠100萬元。

       庭審現場

      雙方爭辯:掛靠算不算員工?電魚屬不屬違法?

      “你方現在要求被告賠償理賠款100萬的依據是什么?”庭審現場,原告代理人面對審判員的提問,拿出了一份保險合同。2018年5月,案外人大風公司曾向被告保險公司投保“家福安康”團體組合保險,意外傷害身故的理賠額是100萬元。

      這份合同在特別約定中明確,本保險僅適用于《意外傷害保險置業分類表》中1-2類職業的企業員工家庭(以員工進行職業類別認定);職業為3類及以上的企業員工家庭,則不在本保單保險責任范圍內。而據老張的妻子陳述,老張與大風公司屬于掛靠關系。

      “他們夫妻二人長期在蘇州從事汽車運輸業務,之前買了輛車,掛靠在大風公司。”原告代理人稱,“雖然保險由公司統一投保,但保險費完全由老張個人繳納。”

      被告保險公司辯稱,老張并非投保人大風公司的員工或員工家庭成員,沒有被保資格,而且醫學證明(推斷)書僅指出死亡是由于觸電,不能直接得出系意外死亡的結論。

      被告補充指出,即使老張屬于被保險人范圍,也確實是因電魚而意外觸電死亡,也屬于保險條款中的責任免除情況。“上述團體意外傷害保險條款明確約定,從事違法、犯罪活動期間遭受意外傷害導致身故,保險人不承擔給付保險金責任。我們還在合同中以加黑加粗方式作出了提示。”保險公司表示,老張屬于從事違法、犯罪活動期間遭受意外傷害導致身故,根據免責條款,保險公司沒有賠付義務。

      對此,原告代理人當庭表示:“以前他們也去過幾次,都沒有發生這樣的后果。”代理人認為,老張的行為是違反民事法律行為,不違反刑事法律,他電魚純粹是為了娛樂,也沒有損害他人的利益,所以保險免責理由不成立。

      法院判決:保險合同有效,但違法行為可免責

      關于被告辯稱老張并非大風公司員工或員工家庭成員,沒有被保資格的意見,法院認為,被告自述其是根據大風公司的投保即認為老張是該公司員工,并未進行審核,而其在特別約定中未對具體類別進行舉證,也未明確排除以內部掛靠方式成為單位成員進行投保的情形,所以法院認定,老張的家屬即四原告系本案適格主體。上述免責條款對投保人大風公司及被保險人老張及其繼承人均發生法律效力。

      關于老張的電魚行為是否屬于違法、犯罪活動,法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規定:擾亂公共秩序,妨害公共安全,侵犯人身權利、財產權利,妨害社會管理,具有社會危害性,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的規定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尚不夠刑事處罰的,由公安機關依照本法給予治安管理處罰。本案中,根據老王在公安機關的詢問筆錄中的陳述,老張的自制電魚設備即捕魚器(變壓器)與電瓶聯通后電壓由直流電變為交流電后電壓為220伏以上,具體最高值多少尚不可知,但實際已造成老張觸電身亡的后果。

      “也就是說,老張在公共水域電魚的同時,將自己置身于危險的境地并最終因此身亡,且對同時可能在該水域活動的他人也造成相當的危害,僅是未造成其他人員傷亡,故其電魚行為已妨害公共安全,具有社會危害性,其行為應屬于違法行為,甚至可能構成犯罪。”法官指出,這顯然不屬于娛樂性活動或輕微民事違法行為,但其已因此身亡,不宜再對其進行追究。而老王在當時僅是在岸邊旁觀,公安機關未對其進行處罰,并不能據此認定老張的行為不構成違法。另外,《中華人民共和國漁業法》亦規定,禁止使用炸魚、毒魚、電魚等破壞漁業資源的方法進行捕撈。

      綜合上述情況,法院認定老張的電魚行為屬于違法行為,其在從事上述違法活動期間遭受意外傷害導致身故,屬于保險條款約定的免責情形,判決駁回四原告的訴訟請求。四原告不服提起上訴,后又于10月25日自動撤回上訴,本判決即發生法律效力。(摘自《人民法院報 》劉志華 艾家靜    2019-11-05 )

    楚天都市報記者劉利鵬高偉通訊員張旭李翔李宗吾

    “9月25日至10月24日,他一個月加班22個晚上……”說起天門市公安局信息中心主任陳偉,該中心教導員鮮建華難掩悲痛。

    絕不亂花公家一分錢、絕不為利益動私心、絕不用原則做交易,這是

    陳偉生前堅守的信條。10月25日凌晨,他加班后突發腦梗,不幸殉職,年僅43歲。

    施工負責人說

    他勤跑施工現場從來不怕麻煩

    “我們對他是又愛又怕。”昨日,一位施工負責人對楚天都市報記者說起陳偉,感嘆不已。

    陳偉生前負責天門市“雪亮工程”推進等三項工程。為了讓保障群眾安全的“雪亮工程”發揮最大功用,他常常主動聯系施工負責人,深入現場查看。一兩千個監控點位,陳偉去過一半以上現場。“他常常一跑就是一整天,我們施工單位的三個負責人,輪班陪他跑現場,都覺得累得慌。”該施工負責人說。因此,他們有時很怕跟陳偉出門,但更多的是對他的敬重,在他的監督下,工程質量更有保障。

    湖北廣電天門分公司員工甘高山記得,今年9月的一天,為了檢查監控探頭架設是否合格,陳偉拉著他奔波數十公里,到岳口鎮隨機抽查,之后又趕到小板鎮,發現一個探頭的管線埋得太淺。“不行,我們得回趟岳口鎮,看看那幾個探頭是不是也有這個問題。”陳偉說。雖然一來一回又多出數十公里路,多耗費一兩個小時,但陳偉仍堅持眼見為實才放心。

    同事們說

    他辦案身先士卒愛說“跟我上”

    “每次抓捕犯罪嫌疑人,他總是沖在最前面,愛跟同事們說‘跟我上’,從來沒聽他說過‘給我上’。”天門市高新園派出所副所長夏奇告訴記者。幾年前,陳偉任該所教導員時,辦案從來都是身先士卒。

    2017年底,該所轄區發生多起貨車柴油被盜案。“大貨車一箱柴油價值幾千元,被盜司機損失很大,我們要盡快破案。”陳偉說。他和同事們分析案情后,覺得這是一起流竄盜竊案,決定采取蹲守方式破案。第五天的半夜,陳偉帶著幾名輔警駕車巡邏,發現有人在一輛貨車的油箱邊鬼鬼祟祟。他拉開車門就沖了上去,同事們連忙跟上,抓獲嫌疑人。一個流竄盜竊貨車柴油100多次的犯罪團伙案,因此被破獲。

    對待同事,陳偉十分細心。同事夏奇要參加市局組織的籃球賽,陳偉除了替他代班,還網購了一條進口護膝送給他,以免他的膝蓋舊傷復發;同事黃婉秋有段時間工作太忙,飲食不規律,陳偉總是默默給她帶一份雞蛋和酸奶,督促她按時吃飯。“他的血壓在我們部門最高,但他一忙起來,總是顧不上自己的身體。”黃婉秋說。

    妻子說

    十一長假他都沒能陪孩子一天

    “十一長假,他一直加班,沒有陪我和孩子一天。他說等忙完這一陣,帶我們出去旅游;他還答應,要陪伴兒子長大……”昨日,陳偉的妻子郭小蓉悲痛地對記者說。

    陳偉去世時,郭小蓉正在武漢出差,兒子也在武漢上大學。后來她了解到,丈夫倒下的前一天,上午見了三撥客人,了解“雪亮工程”的進展;下午籌備第二天的會議,并布置任務;晚上晚點名后外出巡邏至9時30分,回公安局后繼續加班到深夜。第二天會議,他沒有出現,同事們才發現他已經離世。“我不應該對他要求那么高的……”陳偉的母親李愛枝淚眼婆娑地說。李愛枝的丈夫也是警察,忙起來一個月難得回一次家,后因病英年早逝。陳偉立志當警察時,李愛枝勸他換個職業,但陳偉仍然堅持。兒子成為警察后,李愛枝常常囑咐他:干就要干優秀,別給父親丟臉。

    陳偉沒有辜負母親。多年來,他在天門市公安局有著“絕不亂花公家一分錢、絕不為利益動私心、絕不用原則做交易”的評價,曾獲“天門市十佳政法干警”。

    陳偉去世前不久,曾深夜與母親聊天:事情太多,確實太累了。李愛枝說:“要不要我出面跟領導說一聲,讓你稍微休息一下?”陳偉答道:“那怎么行!我不帶頭做誰來做?穿上這身警服,就是要講奉獻、講犧牲!”

    原標題:湖北專家發現半夏軟腐病新病原    對癥下藥提升該藥材產量助天門市603戶貧困戶脫貧


    楚天都市報訊(見習記者李碗容通訊員楊文關健張美德)半夏是一個讓很多人陌生的名詞,其實它是一種藥材,我省多地均有種植。昨日,記者從湖北省農業科學院科技精準扶貧實施情況評估會議上了解到,省農業科學院專家在半夏栽培技術研究中,在國際上首個發現了半夏軟腐病新病原,并對癥下藥減輕病害,大規模提升半夏產量,保證半夏品質,幫助天門市汪場鎮603戶貧困戶脫貧。

        半夏是湖北省道地藥材之一。2014年,天門市開始進行野生半夏栽培,其面臨最大的難題是栽培技術不過關。2018年,湖北省農業科學院科技扶貧項目組對口幫扶天門半夏種植工作,省農業科學院專家深入種植一線探索栽培技術。省農科院的中藥材植保專家及團隊對全省半夏進行調查后,發現了半夏軟腐病的病因是一種菊歐文氏菌,這也是國際上首次發現該細菌可以導致半夏軟腐病。發現病因后,團隊迅速開展該病害侵染循環、高效生物農藥篩選、田間防效評估等研究,找到藥劑配方治理病害,并將藥劑使用方法在農戶間推廣使用。“由于農戶缺乏相關知識,半夏軟腐病沒有做到及時有效防控。找到病因后,我們優化防控措施,強調塊莖種植前消毒,因地制宜地選用四霉素等為主的藥劑來防治病害,目前產量已經能達到400—700公斤鮮貨每畝。”省農科院專家游景茂博士說。

    查看更多 >
    欧美在线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