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wdzeb"></rp>

  • <dd id="wdzeb"><track id="wdzeb"><video id="wdzeb"></video></track></dd>
    <tbody id="wdzeb"></tbody>
    1. <rp id="wdzeb"></rp>
    2. <tbody id="wdzeb"><pre id="wdzeb"></pre></tbody>

      是呀是呀

      自定義日期:  從   到  最多1年

      2020年的第一場雪

      天門聚焦 01-09 07:46 閱讀 1307 回復 9

      飄雪的記憶

      文學 2019-12-18 閱讀 2973 回復 5
      冷雨簌簌,風吹云暗,氣溫驟降,老人們說,怕是要下雪了。這幾天,北京下雪了,閉館中的故宮雪景,穩穩地霸占了熱搜。但是,據預報:天門只是雨夾雪。于是,拍身邊的雪景、聽雪落的聲音成了微信朋友圈里最美的期待。

      雪,晶晶瑩瑩歸落一地,紛紛揚揚漫天飛舞。雪舞的季節,那些飄雪的記憶,在期待中一點一點變得清晰起來。

      天門的冬天畢竟是飄雪的冬天,飄飄灑灑的雪花每年都會飄落一兩次。我的家鄉靠近江漢,出門就能看到江堤和防浪林。故鄉留給我們童年與少年時光里最深的回憶,是秋冬時節,站在家門口遠望防浪林的葉子由青變黃,然后枝丫禿禿,然后一場飄雪,于是堤舞銀蛇,枝掛冰霄。

      記憶中,每年雪光顧我們那個小村子,來的方式都不一樣。有時候,前一天刮了一夜的風,早上風停了,推開門一看,菜院子白了,桔樹白了,遠處的江堤和防浪林都白了;有時候,先是聽到吧嗒吧嗒的冰雹打得屋瓦叮叮咚咚,然后打在地上跳躍著,等到冰雹沉積變白的時候,鵝毛般的大雪才紛紛落下,不到一個時辰就堆有半尺厚了;還有時候,風裹著雨,雨夾著雪,開始雪霄落地即化,然后雪再堆起來,斷斷續續,一連會下好幾天。不管雪的來路怎樣,迷人的雪總是在期盼里來,如約地來。

      關于故園雪的回憶,也還伴隨著一些天真爛漫的故事。雪堆起來以后,爺爺就會給我們出一個謎語:“天地一籠統,井上黑窟窿;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腫。”我們都拍著手說:“我知道,是下雪,是下雪!”某個清晨,聽說下雪了,男孩女孩們總嚷嚷著要起床,然后迎著飄雪,來到雪地里,剛開始的時候還穿上木屐,在灣前村后踩著柔軟的雪行走,還會小心翼翼的堆著雪人,玩到后來就不管不顧了,輪開膀子打起了雪仗。后來在大人的叫喊聲里,小伙伴們才不舍地陸陸續續離去。

      有一年的冬天真的好冷,雪下得有一米多深,村前的小河全部結上了厚厚的冰,我們上學是踩著河里的冰去的。那時候學校采用“一桿子插到底”的方法上學,就是早上9點去,下午3點放,中午不休息。后來由于雪太大了,離春節還有一個多月時間,我們就提前放寒假了,這對于對學習本來就沒有多大興趣的我們,樂得一蹦三尺高。

      飄雪的日子里,最美的期盼,就是能遇到好吃的。那一年,是快要過年的時候,父親帶著我去麻洋供銷社賣年豬,豬被綁在板車上,我戴著斗笠坐在板車頭,父親穿著蓑衣拉著板車沿漢江堤行走,漫天飛舞的雪花,幾乎看不到行進的路。雖說是冰天雪地,但一想到賣年豬后能吃上國營漢江餐館的肉包子,我的心里已折射出千道萬道光芒。

      還有一年,也是下大雪,剛好家里提前請裁縫給我做了一身新棉衣。這一天,我早早起床,從地窖里取出紅苕,洗凈削好,放到鍋里煮成油鹽紅苕湯,再加上從屋前菜地摘來的新鮮的蔥和蒜苗,一家人吃得真香呀!我敢保證,即便是我長大后在冬天吃過很多美食:豬肉燉粉條、土豆燒牛肉、池菇燒豬骨、蚶肉豆渣巴……都沒有這碗油鹽紅苕湯如此地令人回味。

      我真的以為,我家鄉的雪景是最美麗的。我好懷念,也鐘情那些逝去的美好的歲月。如今,就象一位網友說的那樣:離開了天門南站,從此故鄉只剩冬天 。所以,我期盼著天門的雪,家鄉下雪的時候,就是我的內心悸動的時刻。

      早上,送讀六年級的兒子上學,平日里一上車,要么逼我放他愛聽的抖音歌曲,要么給我講他聽來的笑話,要么問一些莫名其妙的問題,總之他象出籠的鳥兒,一路之上嘰嘰喳喳。今天卻出奇地安靜,透過后視鏡一看,他在后座上正躺著睡覺呢。畢竟只有10分鐘的車程,本來想著讓他多睡一分鐘是一分鐘,又擔心他真的睡著了著涼,我還是提醒他別睡著了。

      車到了學校的南大門,書包太重了,他擰不動,我下車幫他背在肩上,小家伙左手還擰了一個裝滿作業的書袋,右手擰著他媽媽早上起來為他做的菜,因他吃不慣學校的菜,每天他媽媽都為他做好了帶到學校去吃。

      看著他歪歪斜斜的走著,進了學校的大門,背影消失在我的視野里,這個時候是早上七點十分。

      想一想他也是蠻“拼"的。昨夜做家作到了11點多,今天6點40就起了床,因為要擠進奧數競賽,校內奧數補習早上加課,放學后也要加課,學習任務相對加重。而且這半年來,星期六還要在校外補奧數,星期天補作文和新概念英語,星期二和五的晚上也有補習課,學習時間全排滿了,幾乎沒有空閑。原來學習的書法補習、電子琴補習、小主持人補習和足球補習也放棄了。而且,因為學習任務重,用眼不當,視力降到了0.1,前幾天還為他配了隱形保護眼睛。

      想到昨夜里打了他,我有點后悔了。

      事情的起因是我和他媽媽走完健康步道回到家,已經是晚上9點多了,說好了我們回來時他要完成作文《蒲公英的旅行》,可是他卻只做了一半,而且要他拿給我看時,又錯了好幾個字,他總是這樣拖拖拉拉,而且不追求完美,一直都在埋怨他。本來就在為期中考試的作文寫偏了題扣了10分生氣,現在又是這種學習態度,我一時激動失手打了他一拳,同時,聽到他正在聽的天貓精靈里又在播放《斗羅大陸》,順手拿起摔到了地上。

      拳打在了他的臉上,肯定是打得太重了,孩子一邊用雙手不停地在頭上摸著,一邊喊著:“媽媽好疼、媽媽好疼”。他媽媽也沒有熬過他,也生氣地說:“打得好,早就要打你了!”孩子哭了一會,不哭了,躺在床上手捂著頭,無聲的眼淚順著眼臉流下。

      看到孩子這樣,我爬到他的床上,將孩子的頭放到我的腿上,幫他輕輕按摩疼的地方,孩子很聽話,也沒有再反抗。我對他媽媽說:“快把腫疼靈找來!”過了幾分鐘,他從我身上爬起來,不聲不響,到書桌旁打開護眼燈,開始做作業,顯出一種乖乖的模樣。

      這個時候,我突然想到了時下流行的一句話:要不是生活所迫,誰愿意逼你一身才華。

      誠然,打孩子是為父的錯,但在這個競爭激烈的國家,現在我不逼他,將來生活也會把他逼得走途無路。

      我家的住房與夢想

      文學 2019-11-10 閱讀 5635 回復 23

        ◇鐘鳴
        
      上世紀六十年代末,我出生在江漢平原一個倚靠漢江的小村莊。新中國成立七十年來,我們家歷經四代,每代人對住房的夢想各不相同。祖輩夢想土屋中有“寒夜里的一張床”,父輩希望房子安穩結實是“風雨中的一堵墻”,我們講究小區綠化靜逸是“小城里的闔家歡”,下一代,他們筑夢廳室闊境敞亮是“都市里的軒朗居”。跳躍的住房夢,永遠伴隨著祖國的脈搏,祖國越來越強,夢想也越來越美。
       
        聽我爹爹(爺爺)講,上世紀五十年代,我們家蓋了半間土屋,告別了“天當被地當床”的日子。雖然小土屋擋不了風霜雪雨,但他們從內心感激黨帶來的翻身解放。后來,農村組建合作社互助組,成立人民公社,生產隊年年有分紅,生活水平也逐年提高。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我們家改建了三間低矮的磚木房。在這三間磚木房里,姑媽姑姑先后出嫁,父母也生養了我們。于是,低矮的磚木房是我們幼時的“樂園”,白天,大人們上工去了,我和弟妹們摸著屋角墻角學走路或在禾場上玩“滾地”的游戲,夜晚,擠在堂屋后面小套間的床上嬉笑打鬧。無憂無慮中,粗茶淡飯以及小院里的桐油桌椅、屋里的板磚托床養大了幼年的我們。
        
      家鄉的楝樹綠了黃,黃了又綠。到了上世紀七十年代初,小叔要結婚就和我們分了家,屋就拆分了一間,父親用蘆竹做成曬墊擋在那半邊只有柱沒有墻的地方。到了夏夜,天太熱,房間里是無法安身的,我們就把竹床搬到屋外禾場,支上蚊帳。露天里數著星星,媽媽給我們搖著扇子。在這樣的搖扇下,我們做了一個美夢,夢見自己住進了“冬暖夏涼”新居。后來,父親種了幾分地的生姜,賣了一百多元,把透風的半邊墻補上了,再后來家里私底下做柳編加工賺錢,加蓋了三個小間。改革開放后,我們家做漁網加工,一盞油燈下,大人和小孩子邊編織漁網邊聽父親講著三國和水滸。斯是陋室,滿屋生輝。沒幾年,我們家成了村里的“萬元戶”。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我家在原臺基上建造了杉木梁柱有一丈八尺八高的、俗稱“八大八”的三間瓦房,房屋十根柱頭落地,一根穿板貫通。父親講,為了“八大八”的夢,備木料用了三年,備磚瓦用了兩年,房屋建成后當時在村里首屈一指。在這個“豪宅”里,我和弟弟先后結婚,妹妹也出嫁了。父親一輩子也終于圓了住結實房子的“夢”。不過,我們在“八大八”只住了十多年,進入千禧之年,弟弟弟媳就推倒建造了磚混結構的農家小樓,在這棟小樓里侄女幸福地出閣。
        
      現在,在城里擁有一套商品房成了我們這一代人的追求。我1990年參加工作時,住的是鎮里的職工單元。后來進城調到一家單位,分了一套80平米的舊單元。2003年,我和愛人停薪留職,南下廣東。愛人很快找到一份美容產品師的工作安定下來,我則一直在求職的路上跳“舞”……2007年,得益于我們在河背村的那個電話亭的轉讓費和打工掙的錢,得益于兄妹親人的資助,我們集資30多萬在廣東做了“二房東”。離開天門多年,出門在外漂,心里總有一種無根的感覺。有一天看了別人轉發的《如果可以我們一起回天門》,這種愿望更加強烈:2011年,終于在天門城區買房安了家。前后的陽臺,被打造成了種滿幸福樹的露臺,通透寬敞的四房,收藏了我們全家人的夢想。
        
      風雨幾十年,房和夢,一路走來。我家房子的變遷,只是千千萬萬中國農村家庭的一個縮影,一個寫真。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感恩之心溢于言表:沒有國哪有家,沒有紅星照耀中國,哪有夢想照進現實!
      一場秋雨一場涼,進入深秋,小區的林蔭道上時時留有雨的印記。天門,是一座小城,不大也不小。隨著城市化進程的推進,小城已沒有雨巷,也不見撐著油紙的姑娘結著丁香般的愁怨。第二次創文開始了,城市干道上飄飄灑灑的落葉總是被打掃得干干凈凈,而飄飄灑灑的雨也讓空氣中彌漫著讓人陶醉的香氣。

      這就是我生活的地方,四季是如此地分明。它不象廣東、深圳一年四季只有夏和秋兩季,這個時候可能還在過夏天,要等到11月份才入秋;也不象蘭州、西寧這個時候已是雪花飄飄。深秋時節,在天門,早上出門你要穿夾棉,中午太陽一出你又只能穿單衣。在秋天,你可以隨性地選擇穿衣,特別是愛美的天門美女,每天可換穿數套衣服外出盡顯風流。

      天門的秋天真的很安逸。白天,北緯30度陽光;夜晚,東湖西湖的冷月靜水。城水相依水潤城、綠水交融綠滿城。在鄉下老家,瀝瀝的雨滴池塘枯黃的荷葉和池塘的水面,蛙鳴許許,越發顯得雨夜的空曠。窗內,父母們倚窗而坐拉著話線,誰家娃兒今年在外又掙到大錢了啊……今年說在天門買房呢?開春了要把孫子弄到城里上學了……有秋風吹過一片的淳樸寧靜。這就是期許,這就是幸福。

      不錯,今年雖然干旱,豬瘟席卷,但家鄉還是豐收了,我們的蔬菜從上市到現在從來就沒有掉過價。辣椒、茄子、西紅柿天天穩價,荸薺、慈菇、野蓮、野菱、藕帶新鮮上市。接著便有紅鯉魚的跳躍劃破了平靜的水面。秋季食補養生,隨心所欲。祝你。

      雨天,在自家陽臺,搬一把椅子,支一張桌子,拿一本書,倒一杯水,伴著耳邊淅淅瀝瀝的雨聲,是多么愜意的事。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天門三蒸、黃潭米粉、蔣場干子、天門鍋盔、玉牌花椰菜、岳口芋環、天門義河蚶等,這些特色美食是時代歷史的見證,是厚重文化的呈現,更是濃濃鄉愁的源頭。方山水有一方風情,風情也是就是文化。 陸羽茶文化、石家河文化、佛祖山文化、皂市古風國文化、僑鄉文化、水鄉文化、竟陵派文學、天門民間文藝等等就是一本本看不倦的書。天門,山不在高,有水則靈,雖說沒有5A級景區,但我們有5A級美食,我們有5A級美食文化。

      深秋,我在天門等你。
      查看更多 >
      欧美在线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