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ffrv2"></dd><th id="ffrv2"></th>

  • <dd id="ffrv2"><noscript id="ffrv2"></noscript></dd>

  • <button id="ffrv2"></button>
  • 琴島波光二

    年歲有加,并非垂老。理想丟棄,方墮暮年。
    自定義日期:  從   到  最多1年
    生活感悟
        家有兩臺車不用非要用老年代步車?起因不只方便老人這么簡單
     
     現在的街上,老年代步車到處飛跑。筆者總以為是方便老人,是社會的一種寬容與關懷。這段 時間,通過細致的觀察和有意識的了解,才知道“滿大街飛跑”的起因遠遠不只是方便老人這么簡單。
    筆者旁邊有一個修理老年代步車的店鋪。生意似乎越來越好。有一天,筆者與一位來修車的李師傅攀談得知。李師傅家有大小兩臺油車,家用足夠,包括送孫子上學。但為什么還要掏錢買一輛老年代步車呢?李師傅說,現在的小車越來越多,滿大街塞得的水泄不通。用上牌的車接送孫子上學很不方便。停車位找不到不說,經常被抄牌罰款。特別是中午,孫子吃飯只那么點時間,搞得急死人,買一輛老人車這些問題就都解決了。
    在旁邊修車的,也有很多都是用來跑出租的。一臺四萬元的車,可以跑個四年不修不換,能掙個五六萬元錢。但車折舊也厲害,基本上是報廢。這個效果也不好啊?師傅們說,你這是單純在算經濟帳,效果里面應該包括老人們的精神滿足。有事干就有勁頭,快樂健康。哦,還有這種層面的追求。
    筆者有一次到一個單位辦事,需要等人,就和崗亭里的保安閑談。保安問筆者從什么位置來的,開車用了多長時間。筆者說用了四十五分鐘。保安說,這是你有時間慢慢跑,用代步車最多十五分鐘。
    有這么夸張嗎?路上那么多紅燈路口不說,單指路程十五分鐘也跑不到啊?
    保安笑了笑說,我也有和你一樣的車,但沒用。有時得趕時間。
    可想而知,保安師傅開代步車十五分鐘跑完油車要用四十五分鐘才能跑完的路程,那大街上出現代步車亂躥的的情形就只能說見怪不怪了。
    在調查中,還有一種情形就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了。
    楊師傅說,闖紅燈有一種快感,和年輕人飚車的感覺是一樣的。
    筆者?異了,還有這種說法?為了追求快感,可以置人身于危險而不顧嗎?非也,他們可以有恃無恐。
    現在的汽車,剎車性能好,撞死人的概率很小。再說撞人了,多少可以得一筆賠償金。楊師傅就經常無所顧忌的闖紅燈。
    有汽車不開,開老年代步車,看到有這么多“好處”,有不少人都在蠢蠢欲動。六十年代的人是目前正在老的一批人,數量很大。以前年輕人滿街走的情景會逐漸被滿街的老人代替。如果任其發展下去,老年代步車將會越來越多。那時候會成為一個什么樣的情景,想想都覺得可怕。
    為此,加快推進老年代步車的規范化管理,成了一件刻不容緩的事。雖然看到有關部門都在行動,但是和時間賽跑也很關鍵。希望能及時斬斷一些老人“恣意枉為”的想法。幫助老人們修正自身的行為準則。不能讓老人們把社會的寬容當成“福利”來享受。

    生活感悟

    文學 10-27 11:25 閱讀 2249 回復 1
    生活感悟
        家有兩臺車不用非要用老年代步車?起因不只方便老人這么簡單
     
     現在的街上,老年代步車到處飛跑。筆者總以為是方便老人,是社會的一種寬容與關懷。這段 時間,通過細致的觀察和有意識的了解,才知道“滿大街飛跑”的起因遠遠不只是方便老人這么簡單。
    筆者旁邊有一個修理老年代步車的店鋪。生意似乎越來越好。有一天,筆者與一位來修車的李師傅攀談得知。李師傅家有大小兩臺油車,家用足夠,包括送孫子上學。但為什么還要掏錢買一輛老年代步車呢?李師傅說,現在的小車越來越多,滿大街塞得的水泄不通。用上牌的車接送孫子上學很不方便。停車位找不到不說,經常被抄牌罰款。特別是中午,孫子吃飯只那么點時間,搞得急死人,買一輛老人車這些問題就都解決了。
    在旁邊修車的,也有很多都是用來跑出租的。一臺四萬元的車,可以跑個四年不修不換,能掙個五六萬元錢。但車折舊也厲害,基本上是報廢。這個效果也不好啊?師傅們說,你這是單純在算經濟帳,效果里面應該包括老人們的精神滿足。有事干就有勁頭,快樂健康。哦,還有這種層面的追求。
    筆者有一次到一個單位辦事,需要等人,就和崗亭里的保安閑談。保安問筆者從什么位置來的,開車用了多長時間。筆者說用了四十五分鐘。保安說,這是你有時間慢慢跑,用代步車最多十五分鐘。
    有這么夸張嗎?路上那么多紅燈路口不說,單指路程十五分鐘也跑不到啊?
    保安笑了笑說,我也有和你一樣的車,但沒用。有時得趕時間。
    可想而知,保安師傅開代步車十五分鐘跑完油車要用四十五分鐘才能跑完的路程,那大街上出現代步車亂躥的的情形就只能說見怪不怪了。
    在調查中,還有一種情形就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了。
    楊師傅說,闖紅燈有一種快感,和年輕人飚車的感覺是一樣的。
    筆者?異了,還有這種說法?為了追求快感,可以置人身于危險而不顧嗎?非也,他們可以有恃無恐。
    現在的汽車,剎車性能好,撞死人的概率很小。再說撞人了,多少可以得一筆賠償金。楊師傅就經常無所顧忌的闖紅燈。
    有汽車不開,開老年代步車,看到有這么多“好處”,有不少人都在蠢蠢欲動。六十年代的人是目前正在老的一批人,數量很大。以前年輕人滿街走的情景會逐漸被滿街的老人代替。如果任其發展下去,老年代步車將會越來越多。那時候會成為一個什么樣的情景,想想都覺得可怕。
    為此,加快推進老年代步車的規范化管理,成了一件刻不容緩的事。雖然看到有關部門都在行動,但是和時間賽跑也很關鍵。希望能及時斬斷一些老人“恣意枉為”的想法。幫助老人們修正自身的行為準則。不能讓老人們把社會的寬容當成“福利”來享受。
     
    說話算話,學畫的第一幅,只可遠看不可近瞧 專業的不要點評,給我留點勇氣在練
    #這個夏天干旱得太久了,老天爺吝嗇得一滴眼淚都不曾給。每天金晃晃的,再美的景色也會疲憊。這種疲憊慢慢積蓄就成了怨恨失望,每天都得調理情緒,然后安安靜靜上班。
        #一切情景都在告訴他:那個熱情的夏天已去,秋天已經來臨,小雨淅淅瀝瀝正是它的本色。懂得欣賞的人才會覺得它魅力無窮!
        #佟秘書也不僅僅只是秘書。招聘的時候特意挑了人,也已經說清楚了的,每個月到林十億家里來住兩夜,并非潛規則。林十億不是圣僧,相處的模式也非特別。他覺得這是一個允許這樣相處的年代,只是抓住機會而已。

    都市情感短篇小說
        換一種心情享受秋雨(短篇小說版)

        不要認為林十億這個名字取得很俗氣。爹媽跟他取名字時還適興萬元戶。一個鴨業社的小伙子因為放鴨子年收入過萬,被當成典型登上報紙幾乎家喻戶曉。為此還梧桐引鳳凰娶了一位上海姑娘做老婆。林十億爹媽豪情萬丈,“萬元戶算什么?我兒子將來能掙十個億!”大話在村里響了很長一段時間。林十億真的很爭氣,很讓爹媽長臉:他真的當上了一個水產公司董事長,資產遠遠不只十個億了。
        名字俗氣是現在的人知識水平高才這樣認為的,林十億不會嫌棄。名字是一個時代的文化縮影,比海波、狗娃、土塊、石頭強多了。所以林十億每次在紙箋上簽字時龍飛鳳舞飄逸灑脫。陌生的客戶不免驚訝,但都不會吭聲。因為它代表的是合同,是金錢,是一個公司或者是一戶人家的希望所在。
        每天都會忙碌到下半夜:公司的事,家里的事,抑或公司和家里以外的事。反正一直在干,睜開眼就一直在干。還好,他身體一直很精神,身上有一股源源不斷的勁。人生如虎的年齡就這么值得驕傲。
        昨夜朦朦朧朧,聽到窗外有雨:究竟多大多小,睡意已不允許他去聽辨了。他希望醒來時能好好欣賞好好享受。
        不過,林十億緩慢醒來,窗外的灰色和霧氣讓他辨不清時間和空間,讓他的感覺錯位,僅然生出一種莫名其妙的興奮感。這個夏天干旱得太久了,老天爺吝嗇得一滴眼淚都不曾給。每天金晃晃的,再美的景色也會疲憊。這種疲憊慢慢積蓄就成了怨恨失望,每天都得調理情緒,才能安安靜靜上班。
        他想起昨夜曾經有雨。想想夏天的雨應該是傾盆而作氣勢磅礴酣暢淋漓。可以說在人們心目中,它不是雨,它是甘露。有多少人張起口眼巴巴的等著。等著涼意,等著滋潤,等著田園里收獲及后來的一五一十清數鈔票。
        然而,林十億扒開窗簾,看著樓下的街道,僅僅只是雨過地皮濕。倒是小區里綠化樹很歡快很得意,挑著點點水珠點點亮光慢慢搖啊搖閃啊閃。搖閃來些許好心情,以至于林十億沒有太懈氣。一切情景都在告訴他:那個熱情的夏天已去,秋天來臨,小雨淅淅瀝瀝正是它的本色。懂得欣賞的人才會覺得它魅力無窮!
        他決定,今天不上班了,好好休息一天。難得此情此景,出門去領略秋雨秋景秋韻。

        “白姐,你通知一下佟秘書。我待會有事要出門,不去辦公室了。讓她把今天的事往后安排安排。”
        “好。”白姐輕言輕語很安靜地去撥打電話。
        白姐是保姆,認真來講又不僅僅是保姆。白姐年齡比林十億小兩歲,應該是白妹,是林十億年輕時候的女朋友,名字就叫白妹。之所以林十億始終保持喊家政公司老板介紹時稱呼的“白姐”,個中故事情由太讓人唏噓。
        林十億和白妹已經來結婚了,白妹的母親突然病倒,需要一大筆錢來手術保命。白妹爹找到林十億說:“億伢子,不是叔我狠心拆散你們,實在是救命要緊。要么你能拿出十萬來,白妹還是嫁給你。要么你就放手,算叔對不起你,欠你個人情。”
        此時,林十億能說什么呢?一個農村小伙,雖說已經開始與人合伙做龍蝦生意,但遠沒有積蓄到一下子能拿出十萬元來解燃眉之急。全村只有村長家有那么多錢,拿出來不傷筋動骨。只是村長的兒子像個“癡木呆”,能娶到白妹這樣如花似玉的姑娘,他睡夢里都要笑醒。白妹就這樣活生生被填進了命運這個大坑里。
        也許是因果有聯系,白妹生下來一個娃兒完全是個“腦癱”。村長因為貪污被抓,白妹老公一瘋跑半年,只有婆婆能正常照顧孫子。有些和當年的情景一樣,白妹孩子也需要大筆錢來支撐。白妹被迫來找林十億時,林十億仰天大笑:腥咸澀苦的淚水還沒有擦干,搞笑的人生回環又給他來了一場漫天大雨。
        但時過境遷,那個夏季已經走遠。林十億已經死了的心哪能是幾聲哭訴就能復燃的?林十億聽老人講過:當年觀音娘娘受人污辱,趕緊來到河中沖洗,洗掉的污垢一滴一滴馬上化成滿河的蚌殼。此后這些蚌殼在林十億的心目中就成了丑陋的不能遇見的。如果發現有人干魚塘,他每次都要繞很遠很遠才能過去,以免干嘔。
        白妹找來,讓林十億產生的感覺正是如此:神仙都不能原諒何況凡人!這里應該及時反過來說一聲,正是愛之深恨之切才感覺如此強烈。可惜林十億目前還想不到這里理解不到這里。
        白妹跟蹤林十億,發現他進了一個家政公司,便悄悄在家政公司報名登記。家政公司老板領著白妹上門介紹時喊的是“白姐”。
        林十億本可以拒絕,但想到這已經是職場行為而非個人恩怨。作為一個集團公司大老板,說不出合適理由盲目拒絕,于形象不利。
        “白姐……好……白姐。好,就她吧。”
        說實話,喊白姐,冰冷生硬。于白姐心里是一把淚,于林十億心里是滿滿的刀傷。
        白姐知道,佟秘書也不僅僅只是秘書。招聘的時候特意挑了人,也已經說清楚了的,每個月到林十億家里來住兩夜,并非潛規則。林十億不是圣僧,相處的模式也非特別。他覺得這是一個允許這樣相處的年代,只是抓住機會而已。在別人看來還是不敢茍同,特別是在白姐面前毫無避諱,有時甚至是故意。白姐表面在遵守保姆職責,內心卻在遭受女人的煎熬。同是女人,在林十億面前價值與待遇天壤之別。
        林十億在切割白姐,血淋淋的切割,白姐幾近漰潰。真擔心她弦斷發瘋,林十億就多了一筆孽債。不知道他的所為會不會對佟秘書也產生傷害。他的痛疼讓他麻木,不知道痛疼在什么地方了。
    查看更多 >
    欧美在线成人